抽空出些作品,闲时作画两笔~

中午开会开到快两点,我的情绪就跟侏罗纪的暴龙一样,想把那个口水多过茶又长气的老板给吃了

+

记录一下前天的日常

+

网上看了别人的图后,自己改了一张。最近终于闲下来一点,能随便画画放松一下。

+

下午没事画两下子,《Time to act 时不及待2》

+

儿子的日常记事

+

手绘字:绝处逢生

+

那天一早的自拍

+

最近翻的力气时大时小,老是不稳定。。。

+

饭后路上有感

+

2003年大学放寒假时的生活记录,想不到那年的2月这么热啊〜

+

欢迎配文

+

你猜看

+

周六那天跟儿子乱画

+

鸡甘脚走

+

午饭后一画

+

随笔

+

嗯,我的头发该理一理了。

+

还以为今日是31号。。。

+

此画记于2015.7.16早,在网上无意看到一幅钟馗画像后的随笔。

2016年8月,在老婆的提意下在电脑上做了人物的色稿;

直到这两天(2017.11.27-28)才正式处理了一下画面,成为终稿;

断断续续经历了两年多,真的有些愧对此画。

有时候,所谓永远的敌人,往往也是最了解你的那一个,你或许也是最在意他的那一个,彼此经历久了,也真说不清大家是敌是友。

注:老友鬼鬼”在广东话中是称“好朋友”时加重亲切语气的词,“老友”指相交多年的朋友,那么“鬼鬼”是什么意思呢?其由来尚未得到考证。有一种说法是,“老友鬼鬼”由“死党”或“老死”一词而来,“死党”指非常值得依靠的、谈得来的朋友;“老死...

+

无聊随笔

+

不知不觉,今天已是2017年的第327天了。

+

这两天身体发生异变@-@

+

今晚整理手稿入册时发现这张近七年前的速写,就顺便拍个照上传在这里留个底吧。当年我已跟老婆结婚都快一年了,但由于还没能力置业,只能婚后也住出租屋了。那时候只靠我俩的人工在一线城市置业基本没可能,当时傻没敢开口问家里人或朋友借,到最后置业时也还是开口借了,要不现在能省下很多很多钱。
租的房子是北向,房间的窗外能望到体育中心,除了对面楼挡一点外基本就没什么阻挡物,到冬天风一来就特冷。那天是周六的下午,她穿着那件白色的厚外套,两脚穿着毛拖鞋踏在那灰白的电脑桌隔板上,用着当年省下钱狠心买下的第一台苹果笔记本小白;而怕冷的我就躲在被窝里静静地记录下这个时刻,画面里没有什么故事,但却有着生活的意义与曾经。

+

昨天的记录--献给马路上的礼物,好在没影响到啥

+

医生说要一日三歺

+

© 哗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