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空出些作品,闲时作画两笔~

午饭前来点笔头功夫(今天看微博见有推荐练习画动作的网站,就随便练习一张,网站地址:https://www.bodiesinmotion.photo 想要看大图好像要注册交一定费用才行)

+

Add color to life

+

在小学之前,农田都是我觉得最好玩的场所,精力挥发不去的童年,它提供了长路、小河、鱼虾蟹、贴土、野花、昆虫、小鸟与蓝天,它是我不可缺的记忆。在田中小河的木板上,享受那清凉的河水在脚指头流过,任由田中刮起的风把头发吹个乱七八糟,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白云在蓝天慢慢地移动,燕子时而在空中划过〜〜〜

在这画后,我大学时还为此做了个小flash动画作为个人网页的首页画面,其实就是看起被风吹动的头发衣服树木小草白云跟那飞过的小鸟不停地循环,也以此纪念那不复存在的田野与空气及那些陪我长大的所有。

+

这画是大学某个暑假时画的,那时还在的香港本港台正热播《海贼王》,就是那个头戴草帽的造型,让我想起了儿时田里玩耍的日子。那个人人吃西瓜的夏天,蝉叫个不停,拿着那铁线做的鱼网到田里河边捞鱼,尿急时跑到边上蕉树下浇水,累了靠个矮墙或大树打个顿,热出的汗也随风吹走。。。

+

忘记是什么时候的随笔了,其中樱木花道那个抬头那个眼神,估计也是那时吸引我去临摹的原因吧,《男儿当入樽》/《灌篮高手》无疑是我那个年代大家喜欢打篮球的最早启蒙动画/漫画了。

记得初中一班有个认识的同学,他看完漫画后,还自行创作了几本关于篮球的漫画单行本,人物、线条、动作都显得老练,故事我大概也不太记得了,但那本被传阅翻得页脚都破损的单行本却让我有点震撼,一个在自己身边,同等年纪的同学怎能这么出色,实在让我有点佩服又有些妒忌。而那位同学也正因在课堂(劳技课)上画画,给老师发现了,也可能发生一些口角,老师一气之下把那个新创作的单行本画给撕了,那同学也随之一拳还之,把年迈老师打到在地。在学校作出处理...

+

其实就是想在家多呆一会才去上班

+

有时想一个人静静的,但有时你又想跟TA密密思语,日子与天气一样变化无常,时而阳光普照,时而飘来乌云。

+

生活能慢些下来该有多好。

+

不动动笔头,脑子会生锈。

+

发现画画时还是可以认真开会的。

+

也是那个初三还是高一的时期,不知从那来的报纸中找到的老虎图,看着吸引便画下了,记得还真画了好久呢,那A4纸都快给手汗磨掉了。这画在我妈口中还得到了很多亲戚的称赞,因为那年收红包前我妈就总拿这画出来So So,哈哈。

+

记得那年平安夜,我跑去我哥工作的超市里领圣诞赠品,那时见到有圣诞老人就疯狂向前伸手去,终于拿下这张精美的可口可乐明信片(当然还有其它几张),开心得像个小学生,那年我估计应该至少也是初三或高一了。至于这张画,其实本是住我隔壁的小女孩家要搬了,叫我送她一张画,想不到我画完后,居然舍不得送人了。。。觉得画得不错啊,想想就自己留下了,之后另外画了张别的送人家去了,至于画了什么,我现在都没印象了,好像是米奇老鼠还是什么的,还好别人不知道我本想画这张送她,过这么多年了,那个小女孩按时间算应该也是出来工作的少女了,不知当时我送她的那张画还健全不。

+

上一年的某天中午

+

风之实录~~~~~~~~~~~~~~~~~~~~~~~

+

真的好久没画画了。

+

那天早上9:13分的阳光。

+

2006.10.5 岐江公园一角,那一年高铁还没开通,摩天轮也没到来,大伙还年轻着~

+

2006.2.2下午,中山岐江公园那棵绿树正迎着风,叶子轻轻飘落,那一刻我正记录着它。

+

下午的荷花,傍晚停靠的船只与那正归家的小舟,(中山岐江公园写生记2006)

+

枯叶,荷花。那次2006年回中山时跟朋友去岐江公园写生时画的画,那时大家还没成立各自的家庭,老家的事也没什么担心的事,放假回去,显得时间与空间都显得充裕一些。那个日光与微风的下午,两人坐在树阴下,听着笔与纸的摩擦声,是那么的奢侈与享受。

+

下班前,无聊一下。

+

这画是来自我人生的第一张照片(记得就没有比这个再小的照片了),听我妈说那时的我还会不走呢,而对于这张相,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反而有那么一点记忆,人家都说三岁前很多记忆都会消失,会忘记,但拍那照片的情景我还有那么一点印象,脑海中还记得自己爬在那厅中的黑色坤甸八仙台,扭着那个红灯牌收音机调台键吱吱吱的响。。。画这画时,本想再画细致一点,但那时画不完,打算改天画,之后就一直停留至今了,或者我觉得这样也就够了,反而有另外的一种味道。

+

之前打算六一时发上来的图,不过那天实在是有点忙。这画是照着我哥小时候一张在外公家拍的旧照片画的,那时家里环境不像现在那样,能家家都有台相机,当年能拍几张照片已是件奢侈的事了。小时候其实相片不多,大多是亲戚朋友回来偶尔帮手拍一下,一年或几年才有一张,到我小学时才开始会相对多那么几张,或者有时新年去照相馆拍一两张当个纪念。我记得当年我哥穿的那一身的衣服,到我大时还有穿过,那蓝白色的间条长衫,拉尿还要全脱的浅蓝工人裤。以前经济与物质都不充裕的年代,很多东西都特别珍惜,现在条件稍上去一点了,很多能换的换,稍坏一点都不要了。都说上一代的人什么都会做,是因为没办法,生活逼着自己得省下来,就得什么都自己干,...

+

画得有些走形的BEYOND,虽然是这样,但神态我个人还是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像的,这算是自我安慰吧,哈哈。这个应该也是初中到高中期间的画吧,看那个画纸跟笔的深浅就知在五官上我是花了多少功夫了,画了又擦,擦了又画。。。家驱不在的时候我记得应该是自己小学吧,还记得香港电视还直播了他的新闻,那时还是录音带的时候,听他的歌大多是在电视里;后来就到CD、VCD的时代了,家里有VCD机时就买了他们的演唱会的碟子,经常放,因为他们的歌,我妈也会听,不会反感,但我爸偶尔就会说,又听这个,别人家听到还以为你家里就一张碟呢。。。高中买电脑后,我还买了张MP3碟,里头基本BEYOND的所有歌都有了,包括后来三子时代的...

+

这张应该是我画《圣子到》最后的一张画了,这张是临摹完前面一张打墙后,自己改造画的一张,元素差不多,就是改成拿棒子了,墙依然是这么薄薄的,连表情也是前面一张的一样的表情,哈,真是太懒太没想像力了。初中时期就多得我那个“朱良”同学才把《圣子到》跟《无赖男》这两个漫画看了,当然那时跟着他还看了《GTO》这个经典漫画跟VCD。初中这个电脑,网络,手机还没有太发达的时候,能看几部漫画就很满足了,反而现在信息太多,很多东西都没有认真地由头到尾地看或者去了解了。

+

还是梅泽春人的《圣子到》,这张是自己用彩铅上了色的,还真花了点时间;现在看回来,怎么墙画得这么薄呢,怪不得一拳就打穿了,哈哈。年少时还是多点画画时间,不理是临摹还是自己乱画,比起现在上班或者说WIFI年代,画画的时间还是充裕得多。

+

最近都没画什么新图,还是把以前的旧画整理上来先。那天回家,我发现侄子又把我那本旧画本拿出来翻弄没放回去,我便再打开又看了看,发现原来之前还拍漏了好几张图呢。这张《无赖男》的临摹就是其中之一,可能是画在A4张上又夹到画本中间,所以之前没留意。记得当时是看到这个画感觉很型很酷,就跟着画下来了。要是我妈看到我画这种骨头的,估计就在嘴边说来说去,说画这种东西干嘛了。。。

+

还是《无赖男》的临摹,这张我很喜欢,或者是那嘶声的呐喊,那充满力量的眼神,正正表现出那种不服输心态,心中流淌着热血的年代吧~

+

《无赖男》的两大主角,发型够晒潮,如果是真人版,估计就系依家大家讲的洗剪吹吧。

+

梅泽春人的另一个作品《无赖男》,不知为什么初中时期就特别喜欢看那些热血漫画,或者说自己瘦小,总想像在别的地方找些自己做不到的事吧,不过最大原因是我那个“猪良”同学买了,所以我就跟着借来看,哈哈。以前一直以为会临摹就是会画画,当然很多人也这么认为,特别是我妈,说跟着画能画得这么像,感觉就很会画画似的,在亲戚面前老是不经意地夸一下我。。。其实我想起以前小学早段时期那些乱想乱画才更有创作之意,但这些当然没保存下来,大一点后,都在临摹,可以说是想通过这样来学习点技考吧。

+

© 哗Chocolate | Powered by LOFTER